捧花機場走五遍,"pardon my French"

送機,也能送到一個無力,也只能說人生確實很有趣。

pink roses - sherry talk

送好友的玫瑰花束是好姐妹的粉紅色!

好朋友要回國,我苦思一番,決定要送她一束花。話說這個朋友和我的友情開始也妙: 我煞到人家的新加坡英文,之後的鐵交情也怪,雖然久久會吃個飯,我們平時也沒有天天聯絡,底多是每年會在她的生日派對上見面。頗有一年一度的悲情。

回到主題。捧著花束的我,搭配件天空藍、白點連身裙緩緩走向地鐵準備出發去機場。心情極好,洋溢著一抹優雅微笑(沒露牙齒),伴著隨風飄舞的裙,滿腔的少女浪漫情懷…

“Is this for me?" (這 [花] 是給我的嗎?),一個老伯問。

“Unfortunately, no."(可惜不是),我淺笑回答,覺得故作驚訝的老伯挺逗的。接著繼續走,沒想到又碰到一個老頭。他嘴裂開一抹笑,問:"Is this for me?"

無力…  繼續閱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