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也來驚人大反差:Paradox

從地鐵走出來,回家的路上,聽到一男一女的對話。從女生提出的問題(是作家嗎?不是,我是研究生,專攻美國二十世紀文學),和說話的語氣(略帶崇拜,語調充滿興奮,不管男生說什麼,女生都會驚呼:噢,那太棒了!),都可以大概猜出兩個人認識不久,戀情處於未/稍稍萌芽的階段。你知道的,初期那種不管對方說什麼都好有趣、迷人,整個人閃閃發亮散發出聰明光彩。

男生跟女生說自己主要鑽研短篇小說 short stories(哇,好厲害!),接著問女生有沒有聽過去年發表的某篇短篇小說(我沒聽清楚名字,英文字母 D 開頭),結果那女生十分熱情地回答:

Yes, I did not know about that story!

噴飯!那女生Yes 那麼大聲我還以為她知道,結果她 Yes 竟然是 Yes不知道。搞了半天竟然是Paradox!

第一次約會… (image credit: Web/http://news.com.au)

繼續閱讀

廣告

APP 來襲,純擁抱不上床!聽聽抱抱派對達人怎麼說!

繼 Tinder、How About We、Skout 等各式個樣網上約會交友網站,又來個純擁抱 App “Cuddlr" — 標榜根據你的地點找到互相擁抱的夥伴。真的假的,純同胞愛(指人類),無性愛,可能嗎?

看看紐約 Cuddle Party 抱抱派對達人 Jamie Garde 怎麼說!

Image Credit: cuddleparty.com

別搞錯,六十一歲的 Garde 可不是什麼反叛嬉皮,相反地,她有份安穩的人事部工作。其實,會接觸到抱抱派對是因為她經歷過一場失敗的婚姻,從中發現自己相當享受不含挑逗,不脫衣服的觸碰。在重新尋找自己的過程裡,Garde發現純粹尋找另一個體溫找安慰也不是件壞事。

Garde 表明自己是五個孩子中的老大,是個缺愛的孩子。至 2005 年她開始接觸抱抱派對 cuddle party 到 2007 年成為主辦人,她平均一年舉辦七八場派對。

研究顯示觸碰 — touch 如擊手,擁抱 — 可以降低血壓,減少憂鬱同時增加一種叫 oxytocins 的荷爾蒙(催產素)。催產素讓大腦中負責報償(reward)與愉悅(pleasure)的區域開始活化,也因此觸碰能讓我們感到歡愉。

繼續閱讀一起來抱抱!

繼續閱讀

顛倒常理大頑童 Dr. Seuss

Dr. Seuss 是美國作家、漫畫家,以天馬行空的兒童讀物最為出名。

像是下圖的 Green Eggs and Ham 詼諧地利用不可思議的狀況(什麼!綠色的蛋跟火腿?),押韻 (如:Sam、ham)和重複加深你對單字記憶。可別小看童書。試著念看看:

Do you like
green eggs and ham

I do not like them,
Sam-I-am.
I do not like
green eggs and ham.

Would you like them
Here or there?

I would not like them
here or there.
I would not like them
anywhere.
I do not like
green eggs and ham.
I do not like them,
Sam-I-am

不知不覺,你已經記得 green、eggs、ham 這三個單字,同時還學會造句:

“你喜不喜歡”是 do you like…
“我不喜歡”是 I do not like… 

Dr. Seuss “Green Eggs & Ham"

妙不妙?好不好玩?

Dr. Seuss 其它著名創作:

繼續閱讀

採訪新生代小帥哥: John Diaz

2014-04-16-20-16-40_deco[1]二十一歲的 John Diaz 帶著一幫好友出席電影 (非正式) 首映會。身高約一百八十五公分的 John 身材如竹竿般高瘦,他除了演戲、玩音樂外,也是業餘模特兒。一入場便讓氣氛沸騰起來,一會兒跟導演 Keith Miller 擊掌打招呼,一會兒跟一同演出的 Primo 稱兄道弟,"Hey Brother!"。少了導演的深沉,Primo 的內斂,Diaz 帶來年輕人慣有的嘻笑與輕狂,卻也不失一股青春氣息。 在紐約下東城長大的 Diaz  媽媽和姊姊同住。他表示他小時候想加入紐約洋基隊當棒球員。不過初中時聽到一名演員談到演戲多好玩,多像在玩扮家家酒時,他決定當演員。 演員最吸引他的一點便是可以扮演許多不同角色,過各種不同的人生。 在Miller 新片 Five Star 裡 Diaz 演一名對未來懵懂的十五歲少年 John。 英文採訪,以下為中文翻譯: 閱讀電影 Five Star 相關資訊  繼續閱讀

“老大其實很溫柔": 採訪Primo

二十九歲的 James ‘Primo’ Grant 有著超越實際年齡的智慧,歷練。血統一半多明尼加,一半哥斯大黎加的他身材壯碩,兩隻手臂布滿刺青,還有一口大鬍子,長相嚇人。再加上是紐約血幫 (East New York Bloods) 的 幫派老大,說採訪前心情沒有七上八下那是騙人的。意外的是,見到面後發現鐵漢柔情,"老大其實很溫柔"。

Grant 表示,他最後一次入獄是 2007 年。含糊帶過說那時因為某些誤會入獄,Grant 說因為坐牢,他不止失去看小兒子出生的機會,也因此跟孩子的母親分開。經歷那次經驗之後,他決定要做一個更好的父親。目前在紐約布魯克林一家 club 當保鑣,與現任未婚妻和四個孩子住在紐澤西。

對 Grant 而言,Five Star 是電影,也是他的故事。他的角色 – Primo – 是 John 的良師兼父親兼敵人。電影中有一景是 Primo 擔任猶太人成人禮 (bar mitzvah) 保鑣,有一名參禮者問他,"你那時怎麼長大?有成年禮嗎?" Primo 回答,"我十二歲那年跟一群人打架,合格了就入幫派。"

雖然 Grant 滿意目前的生活,不過有時候他也會想,如果十二歲那年籃球場上沒有人問他要不要加入幫派,他如今又會變成時麼樣子呢?

Primo shares a moment with his son,  Sincere Grant. (Credit: Alex Mallis)

Primo shares a moment with his son, Sincere Grant. (Credit: Alex Mallis)

英文採訪,以下為中文翻譯:

閱讀電影 Five Star 相關資訊 

繼續閱讀

四眼田雞音樂人,Tom Clark

曼哈頓東下城的2A 酒吧開始於1984年,地點就在2街 (2nd St.) 和 A 大道 (Ave. A) 交接口。八十、九十年代的紐約有許多酒吧以街道糾街口名字命名,不過現今越來越少見,2A是少數殘留的此類型酒吧。

我的好朋友 Tom Clark 在 2A 當酒保,同時也是個音樂人。他與朋友共組四人樂團 — Tom Clark and the High Action Boys。’86 年為了追音樂夢從伊利諾州跑到紐約。由 20 歲青澀少年轉變成 48 歲啤酒肚中年男,Tom 自嘲帥氣不再,也感嘆紐約音樂人難做。越來越少酒吧提供 live 表演場所,除此,音樂人也難以 live 表演賺錢。因此,Tom 創辦 Treehouse (2A酒吧2樓現場音樂表演),每個禮拜天邀請不同音樂人玩音樂

IMG_295660970493502[1]

Tom Clark and the High Action Boys (樂團在2A表演) Image Credit: Tom Clark

繼續閱讀

泛黃歲月,21 年古董老店六月關門

古董店給我的感覺就像這件賣不出去的黑色貂皮大衣

雍容華貴,柔軟,令人想起 30 ~ 50 年代好萊塢。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女性曾經擁有過這件大衣?是像金髮媚眼的德裔美國演員瑪琳·黛德麗 (Marlene Dietrich),還是帶著誘人微笑的奧斯卡影后瓊·克勞馥 (Joan Crawford)?

不過,好奇歸好奇,貂皮大衣質感再好,價錢再合理,我卻不會掏 $700 美金買它。是理智戰勝渴望還是我太俗氣?也許因為有太多人跟我想法一樣,導致在東城經營超過二十多年歷史的Archangel Antiques 六月關門感嘆、不捨之餘,也只能勸喜歡在二手店尋寶的朋友們把握時間,要買要快。唉,以後要到哪裡才找得到印有甘迺迪頭像浮雕的打火機

英文文章發表於 Bedford&Bowery 

2014-03-15-13-09-00_deco[1]

老闆 Richard 幫一位女客人拿動物牙齒戒指

Archangel Antiques 為二合一古董店,老闆娘 Gail (75 歲) 這邊負責服裝 vintage 服飾,老闆 Richard (71 歲) 那頭則是賣有稀奇古怪東西,如:金色珠子串成的比基尼,鱷魚頭裝飾的皮包等。八十年代初,兩人在 Canal Street 跳蚤市場相遇,交往。’84年 Gail 由新澤西州搬回曼哈頓與Richard 同居。三十多年後,兩人是愛人也是工作夥伴。

繼續閱讀

Sunny 老頭:我的畫裡有昨天/今天/明天

緣分很玄,有的時候,莫名地會在某個時間地點跟某個人交心。我跟 79 歲的 Sunny 是忘年之交。

Sunny’s  (是酒吧也是老闆的名字) 坐落於布魯克林 Red Hook 河畔。開始於1850年,小酒吧是布魯克林最老的 dive bar[1],曾祖父傳給祖父傳給父親,接著叔叔接手,1994年才由Sunny 正式經營。義大利裔的 Antonio “Sunny” Balzano 說話帶著濃濃愛爾蘭腔。"I love it" 聽起來像 “I lurve it"。他親暱地換我 darling,不過會將母音拉得長長的,Dar-lang

希望我這名又高又瘦頂著一頭瘋狂科學家捲髮的朋友身體健康,期待今年夏天他的生日派對。

2014-03-02-18-50-21_deco[1]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