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是為了等待回來的美好:Until Next Time

2015年的最後,2016年的最初,貪心地給自己放了個長假,從東岸飛返西岸,跟親愛的家人過聖誕和新年。接近三個禮拜的休假,休得Sherry 骨頭、精神酥軟,一咪咪戰鬥力都不剩。一想到要回到紐約重返工作崗位,不,老實說,是連想都不想想。光是逼近零下的冷空氣,就讓我頻頻嘆氣哀嚎不斷,更別提重振腦細胞跟地產融資打交道。

不過長大就是這麼一回事。想大聲喊獨立自主,就要用行動做到自己能為自己負責。好,給自己愛的鼓勵:「加油!加油!加油!」回紐約再衝刺,希望下次的自己更好。"Until next time!"

July 2012/San Diego

攝於聖地亞哥/2012年七月

繼續閱讀

廣告

新年來到之前,請容我 Laze Around

回家,是件讓我又期待又害怕的事。高興的當然是因為可以跟許久未見的家人團聚,外加與好姐妹們大聊特聊,分享今年的成長、心得。而擔心的,則是因為 Sherry 頗有好吃懶做的天份。

每天睡到自然醒,美不美?超美好!
好酒美食,還不用自己煮,棒不棒?棒到爆!
不上班,腦細胞來個全面罷工,爽不爽?最最最最愛!

我想,Sherry 果然是個俗人。縱然知道有效率運用時間的重要,也知道上進心的可貴,可是正在放假的我(休聖誕節、新年),只想撒潑大懶特懶一回。如果不想工作是一種罪,判我無期徒刑吧!新的一年來臨之前,邀請大家一起 laze around!

假日好天,適合睡上一覺!(image credit: Web/garrettspecialties.com )

繼續閱讀

樹與森林的對話:Mr. “Almost Right"

前些日子在網路上看到篇關於森林、樹木和感情的文章。

說到愛情這座森林,相信大家對它並不陌生。不管是感情還是婚姻,尋覓之間,大家問的都是:「這棵樹是我要的樹嗎?我願意/能夠為這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嗎?」所謂放棄「森林」,進入一對一的感情、婚姻,到底就是做選擇。一個人決定選擇了另一個人。而選擇的本質,就必須有割捨放棄。困難的不是做選擇,而是堅信自己的選擇沒有錯。因為世界上沒有一顆「完美的樹」,單一棵樹也無法滿足自己所有的需求(內與外)。最多,我想,只能期望自己可以找到一顆差不多,或近乎自己要求的樹。之後,則是靠兩人努力磨合來盡量更靠近完美。

沒有 Mr. Right,可是有 Mr. Almost Right(差不多完美男人)!

難的不是找到一棵樹,而是願不願意為那顆樹放棄森林。(Image Credit: 幾米插圖《月亮忘記了》/網路圖片)

繼續閱讀

“我上了他!” 放錯 -ing 此 screw 非彼 screw

單單一個小螺絲釘 screw,竟然會讓同事誤會我把某男人「上了」!哇,Sherry 都不知道自己那麼猛,太太太讓人臉紅心跳 (羞)!

(image credit: Web/Abercrombie&Fitch廣告)

那天,跟 D 女同事在廁所聊天,跟對方聊起某名男生,忍不住抱怨說那男生讓我摸不透:「喜歡還是不喜歡,為什麼不說清楚?一個月要約幾次,吃幾次飯才表示對方喜歡你?」
D:說清楚幹嘛?你有那麼喜歡人家,想固定在一起嗎?
我:也還好啦,但是就會想要知道對方的態度嘛!
D:一個男生會跟你出去就是喜歡你呀。
我:可是喜歡,是多喜歡?一點點?很多?很多很多?
D:誰知道,你問他。
我:才不要,我為什麼要問?煩死人了。
D:那你就不要理他啊,Screw him!

英文 screw,名詞指的是 “螺絲釘”,動詞是做 “轉螺絲釘” 這個動作,也有 “旋轉、擰開” 的意思。

  • Turn the screw [名詞] to the right to screw [動詞]  it on tight.(把螺絲釘向右轉轉緊。)

而這裡的我同事說的: “Screw him”,是英文口語。這裡,screw跟 forget 同意,叫我忘了這個男人,forget him,換個新目標。沒想到,我一激動回竟然在詞尾後面加上 -ing,頓時讓我同事驚呼:「天,你上了他!」

繼續閱讀

小男孩好累:“唉,我好想當小 baby”

趁上班午休,我跑去公司旁邊的農夫市場走走。買菜其次,主要是想要讓眼睛休息,讓身心感受季節的變化。秋天是蘋果和根莖類植物的世界。大大小小的南瓜 — 深綠、艷橘、鮮黃等,更為市場增添色彩。逛著逛著,看到一群約五歲的小朋友,和老師們出遊參觀農夫市場。男孩女孩約十名左右,乖乖兩個兩個一組手牽手跟在老師後頭。我心想:「哇,好可愛喔!我也想當小孩子,每天沒有煩惱,不上班… 」

此想法還未想個完全,便聽到一個小男孩對老師說:

I wish I am a baby!(我真希望我是個小 Baby!)

大人們,我好累!(image credit: Web/correctionalnurse.com)

老師(跟我一樣不可思議,口氣帶些遲疑/好笑)問小男孩為什麼想當小 Baby,小男孩阿莎力地回:

Because if I am a baby I can sleep all day.(如果我是小 Baby 我就可以天天睡覺。)

哇咧,蝦米!小男孩,對不起,姊姊小看你五歲世界的複雜和壓力!

繼續閱讀

約會也來驚人大反差:Paradox

從地鐵走出來,回家的路上,聽到一男一女的對話。從女生提出的問題(是作家嗎?不是,我是研究生,專攻美國二十世紀文學),和說話的語氣(略帶崇拜,語調充滿興奮,不管男生說什麼,女生都會驚呼:噢,那太棒了!),都可以大概猜出兩個人認識不久,戀情處於未/稍稍萌芽的階段。你知道的,初期那種不管對方說什麼都好有趣、迷人,整個人閃閃發亮散發出聰明光彩。

男生跟女生說自己主要鑽研短篇小說 short stories(哇,好厲害!),接著問女生有沒有聽過去年發表的某篇短篇小說(我沒聽清楚名字,英文字母 D 開頭),結果那女生十分熱情地回答:

Yes, I did not know about that story!

噴飯!那女生Yes 那麼大聲我還以為她知道,結果她 Yes 竟然是 Yes不知道。搞了半天竟然是Paradox!

第一次約會… (image credit: Web/http://news.com.au)

繼續閱讀

月亮搗亂:紅藍接力 ”once in a blue moon”

今年的中秋月,很特別。

中秋也瘋狂,紅色血月 Blood Moon(image credit: Web/www.tophdgallery.com)

紅色月亮!沒錯,今年中秋抬頭賞月(美國西岸約 18:00,東岸約 21:00),可以月全蝕和血月(Blood Moon)。這一次的紅色月亮是「連環四月蝕」的最後一次,前三次為2014 年4月15日、10月8日,和2015年的4月4日、9月28日。這個天文奇觀,500年只出現過三次!錯過這一次,還要再等18年!

熱血的 Sherry 晚上九點準時下樓,向月亮報告。那月亮呀,又圓又亮,亮得刺眼,亮得藍白藍白,且亮得有點冷。隨著月全蝕開始,看著黑夜一口一口吃掉月亮,到最後,僅剩外圍一道紅色圈圈。接著,等。等月亮由無變到有,等月亮慢慢變紅:“Once in a blue moon!”

咦,怎麼是藍色而不是紅色的月亮?

繼續閱讀

今日事今日畢,check check check

紐約如同許多大城市,步調是快速忙碌的。除去上下班時間/通車,再加上做飯吃飯、健身、睡覺,一天可用的時間少得可憐。至於週末,也許跟友見面聊天,也許去外面走走,又或者打理平時沒時間做的家務,如:洗衣服、買菜等,時間也是不知覺地消磨掉。更常常因為許心想著:「啊,我什麼都不想做,放鬆一下!」的念頭,就真的渾渾噩噩地什麼都沒有做,直到星期天晚上,才忽然意識到第二天就是禮拜一,而心情 down 到谷底。

唉,上班這件事…

當然,能上班賺錢是幸福。認真付出,得到金錢回饋(房租/吃喝玩樂),並在工作上不斷進步,開拓人脈,是件樂事。面對一天的行程,該如何心平氣和面對呢?拿出清單 Checklist!

工作忙到分身乏術?快拿出清單 check check check!(image credit: http://www.dumblittleman.com)

繼續閱讀

愛爾蘭羊七彩顏色,你是 black sheep 嗎?

這趟旅遊(一週內跑了五個城市),帶點瘋狂。

Day 1:紐約飛倫敦
Day 2:倫敦飛愛爾蘭首都都柏林 Dublin(19:00)
Day 3:都柏林搭火車去北愛爾蘭 Belfast(19:30)
Day 4:Belfast 跟著觀光巴士沿海岸線看火山岩(9:00 – 18:30)
Day 5:Belfast 搭火車回都柏林(8:00),都柏林搭火車去西愛爾蘭 Galway(13:30)
Day 6:Galway 搭機場快速巴士直奔都柏林機場,都柏林返倫敦(17:00)
Day 7:倫敦返紐約

而這趟愛爾蘭之旅,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大自然奇觀(雖然火山岩和壯麗山海景色相當驚人),而是綿羊。沒錯,Irish sheep!(註:綿羊 sheep 本身就是複數的,不用在字尾加 “s")

為了區分羊屬於哪名飼主,愛爾蘭的農夫會把羊漆成不同的顏色(image credit: http://www.livefortheoutdoors.com)

繼續閱讀

捧花機場走五遍,"pardon my French"

送機,也能送到一個無力,也只能說人生確實很有趣。

pink roses - sherry talk

送好友的玫瑰花束是好姐妹的粉紅色!

好朋友要回國,我苦思一番,決定要送她一束花。話說這個朋友和我的友情開始也妙: 我煞到人家的新加坡英文,之後的鐵交情也怪,雖然久久會吃個飯,我們平時也沒有天天聯絡,底多是每年會在她的生日派對上見面。頗有一年一度的悲情。

回到主題。捧著花束的我,搭配件天空藍、白點連身裙緩緩走向地鐵準備出發去機場。心情極好,洋溢著一抹優雅微笑(沒露牙齒),伴著隨風飄舞的裙,滿腔的少女浪漫情懷…

“Is this for me?" (這 [花] 是給我的嗎?),一個老伯問。

“Unfortunately, no."(可惜不是),我淺笑回答,覺得故作驚訝的老伯挺逗的。接著繼續走,沒想到又碰到一個老頭。他嘴裂開一抹笑,問:"Is this for me?"

無力…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