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雞排也分國籍?當炸雞排遇上西班牙、波蘭、法國…

小資上班族也有小資上班族的樂趣。像我,每到中午便會利用午餐時間,發揮愛吃精神,努力挖掘公司附近好吃好喝的。最新發現是炸雞排 Schnitzi 三明治。雞排香酥多汁,搭配的醬料也相當夠味,最重要的是,每份三明治($12.50 )都足足有一英尺長(foot,指長度,超過一英尺為 feet)。喔,hold 不住的 foot-long 美食!

一英尺長三明治,炸雞萬歲!(image credit: Yelp/web)

店名 Schnitzi 來自schnitzel 的縮寫,裹上麵包粉,炸得金黃的肉片,肉可以是豬、牛或雞,只要不帶骨頭,都可以被稱為 schnitzel。此道菜來自德國,不過奧地利和許多東歐國家,也有自己的版本。

位於第六大道(Avenue of Americas)和 46 街的三明治店,以活動餐車的方式營業,除了簡單明瞭的把點菜內容簡化成三步驟,還推出法國、西班牙等多國風味,讓雞排,也很瘋狂。 繼續閱讀

廣告

法國麵包讓我成為 Happy Camper

法國麵包 la baguette 在法語有「魔法棒」的意思。說簡單,的確簡單,主要材料是小麥粉、酵母、鹽和水。說不簡單,也確實不那麼簡單。

法國麵包的好壞,在於外表、口感、味道。首先,麵包表面需呈現深金黃色,意味麵包經過烘烤,成功地焦糖化(carmaelized),添加風味。除此,麵包兼顧外脆,內柔軟。大大小小的空氣洞,讓麵包吃起來濕潤卻帶有嚼感。好的法國麵包雖然脆卻不會過硬,可以直接用手剝來吃。最後,麵包還要具備淡淡的小麥香甜。

我在我的英文博客寫道,禮拜六在農夫市場附近找到好吃的法國麵包,讓我整個人開心的像 “happy camper"(前往博客看文章)。心情好跟露營(camping)有什麼關係?

紐約下東城 Bread Bakery 的法國麵包 (image credit: http://www.nyhabit.com)

繼續閱讀

PB 花生醬愛無限

我會做的料理有限,除去烤的、水煮的,或燕麥,也很難辨出新花樣。不過,做個塗塗抹抹花生醬三明治(peanut butter sandwich),倒是可以。美國人對花生醬的熱愛,可以媲美日本人對拉麵的熱情。甚至簡稱花生醬為 PB。

What are you having for lunch?(你中午吃什麼?) Oh, nothing special, just a PB sandwich.(喔,不是什麼大餐,只是花生醬三明治。)

註:如果單獨使用,名詞,花生醬必須說是 peanut butter,如果是形容詞,如 peanut butter sandwich — 三明治是名詞,形容是什麼樣的三明治,才可以用縮寫 PB。 由三明治伯爵創造的三明治(熱愛打牌的伯爵,為了能夠不離開賭桌,又能飽餐一頓,才有此巧思),說穿了就是兩片麵包,中間夾各式各樣的料。而各式 PB 組合,鹹中帶甜,濃密中帶清新,更是變化無窮。快接招:PB&J、PB&B!

美味花生醬,跟什麼都好搭!(image credit: onehungrymama.com)

繼續閱讀

Like a Boss: 能吃漢堡者,為大老闆

吃漢堡跟大老闆有什麼關係?也沒什麼,就能吃罷了。

紐約世代廣場 Black Iron 漢堡/啤酒屋 (image credit: New York Magazine/Hannah Whitaker)

話說,今天一早打了一推電話,外加趕出一篇報導,整個精神狀態呈現透支。那時那刻,非常想大口咬下多汁漢堡。好漢堡,除了肉排所用的肉要好(三分、五分熟都可以的高檔牛肉),醬汁、蔬菜和各式配料譜出帶有豐富層次感的交響曲,最重要的,還要不能一口掌握。

爆漿、爆汁,十指黏搭搭的也無妨,快給我吃吧。 繼續閱讀

品起司紅酒:牛/羊/山羊 起司乳酪大集合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用菜刀也能掛急診便是其一。話說,為了慶祝蹺班成功的我,竟然在買起司時鬧了個笑話。

當時,來到起司專賣店的我受不了各式各樣起司的誘惑,原本已經丟了兩大塊起司入籃,卻在看到Petit Billy 軟質起司時,又貪心地決定再來一個 。不過想到自己只有一個人,不知道吃不吃得完… 沒頭沒腦地,我問店員:Do you think I can finish all three by myself?

除了問店員我吃不吃得完(對方也很莫名吧,心想:「我怎麼會知道,要看你愛吃起司的成度。」),還特地強調只有我一個人吃, “just myself”。其實一般店員應該會愉快地說,“Of course”(當然),輕鬆打發我,不過這名店員因為英文爛爛的,竟然很認真地聆聽,並且思考我無理頭的問題。稍想片刻,店員正色地問我:Do you have any friends?(妳有朋友嗎?)

想了想,我回答:I used to have friends when I lived in Manhattan, but now I am in Queens, so it’s a lot harder.(我以前住曼哈頓的時候,朋友很多。可是我現在搬到皇后城,朋友也較少聯絡。)

店員建議:Why don’t you invite your friends over to Queens? Then you guys can eat cheeses together.(妳可以邀你的朋友來皇后城,這樣你們可以一起吃起司。)

忽然意識到剛發生的問答有多愚蠢,我急急買了起司走人。奇怪,傷的是手指,為什麼腦袋也不靈光了?

買的起司 — 荷蘭的 Prima Donna 古達起司、西班牙的Manchego,和法國的 Petit Billy — 包含牛乳、羊乳和山羊乳,濃密度和香氣大不同,快來認識三大種類吧。

(image credit: chefjjs.com)

繼續閱讀

“嗚哇!”令人慘叫連連的夢幻組合 — This is to die for!

最近我的房間不時傳出令人遐想聯翩,痛苦中夾帶愉悅的聲音: 啊… 啊… 啊… 嗚哇!

「嗚哇」?

雖然我不知道現在你腦中浮現的畫面是什麼,不過此時的我,只是在吃飯。衣服穿帶整齊(嗯,該包的都有包,該穿的也都有穿),手捧一碗白飯(配菜:鮭魚拌飯料),一切看似正常,除了我吃飯之餘,不時跟著美食節目鬼吼鬼叫。

令人痛苦不已的夢幻美食(image credit: bonappetit.com)

這是已經停播的日本美食綜藝節目,「料理東西軍」(youtube 連結)。由兩位主持人 — 關口宏、三宅裕司 — 領隊的廚師團隊,每週進行料理比賽,並由七位來賓做出最後決定,看今晚吃哪一道。勝利的一方可以吃,輸的,僅能飲恨留口水,什麼都吃不到。

比賽精彩非凡,兩組所找到的特定食材也是別出心裁,如《蟹肉燴炒飯 PK 焢肉燴飯》,就出現中國陽澄湖的大閘蟹對抗日本長野縣安曇野,專吃水果、核桃長大的放山豬。

純觀眾的我,雖然吃不到,心情卻是意外激昂。跟著節目來賓一樣懊惱、糾結。

想吃,吃不到的我,以節目配飯。 繼續閱讀

快樂人生,來道法式紅酒燉牛肉(邊做邊喝)

李白月下獨酌,邀月,可以與影湊三人共飲。我這紐約客,倒是不追求如此雅致。首先,找不到月亮。再者… 「好冷呀!」

喝酒,當然還是在自己家裡,邊燒菜邊聽音樂邊跳舞邊喝(好忙),才喝得舒服。之前做了日式蘿蔔燉牛腩,這次改做法式紅酒燉牛肉。去買酒時:

我:I need a bottle of red to make stew, and for myself to drink.(我需要一瓶紅酒,做肉湯和給自己喝。)

店長:Sure, I’ll find you a bottle that’s more in the mid-range.(沒問題,我幫你找一瓶中價位的酒。)

法式紅酒燉牛肉:boeuf bourguignon(image credit: savvyhousekeeping.com)

買酒可以直接說: “X bottle(s) of white/red”,不用說 red wine、white wine,直接說紅的、白的。除此,一般說做 stew 時,指的就是有肉有蔬菜的燉湯。做菜用的料理酒一般價位比較低,約 $10 美金左右,不過為了滿足我想邊做菜邊小酌的私心,店長推薦價位稍高的 cabernet sauvignon,約$20。

繼續閱讀

經典中的經典,如何形容巧克力餅乾勾魂美味

對美國人來說,沒有任何一塊餅乾比得上巧克力餅乾。運用基本烘培材料,如:麵粉、奶油、糖、雞蛋、巧克力塊,就可以做出香香甜甜,令人充滿幸福的點心。

叫 chocolate chip cookie,因為所用的巧克力塊狀較小,像木屑片一樣是 chip 不是 chunk。不過就算都是巧克力餅乾,也是家家各有自己的食譜,對「好吃」的定義也不同。所謂,"Not all chocolate chip cookies are made equal"(好奇這個說法,可以看法式早安,Croque 篇)。

  • 薄脆,奶油味濃郁可用 crunchy、buttery 形容
  • 軟軟甜甜,巧克力會黏手的即 gooey
  • 偏好大塊大塊巧克力,甚至加入核桃仁果添加口感,得來塊 extra chunky

巧克力餅乾(image credit: Betty Crocker/s3.amazonaws.com)

繼續閱讀

法式早安,深吻 Croque Madame

英文有個說法,“All X are not made equal”。X可以是任何東西,意思就是雖然看似一樣,可是本質上差很多。如果拿車來說,Toyota 跟 BMW 都有四輪、引擎,可是兩輛車就是不一樣。你可以如此建議要買車的朋友:“Hey, you can buy either, but all cars are not made equal” (你買哪輛車都可以,但是你要知道,不是只要是「車」都是一樣的)。

同樣是爛英文,也不是每種口音是平等的,“All accents are not made equal”。印度英文跟法國英文腔調,相比之下…

似乎只要跟法國巴黎搭上邊,就瞬間變得時尚,可愛。從服裝至香水、女人(Mireille Guiliano 寫過一本書,叫「法國女人不會胖」),甚至簡單的火腿起司三明治也因為搭了個法國名變得奢華美味。

From Burette, la croque madame (image credit: fancy.com)

From Burette, la croque madame (image credit: fancy.com)

紐約西村的 Buvette 是相當有人氣法國小 bistro。小小餐廳,位子不多,只有50個,比較適合兩個人,約會或與好友談心。價錢不便宜,圖片中的烤火腿起司三明治加蛋 $16,拿鐵 $6.50。不過散發慵懶小法國氣息的小餐館著實令人動心。

繼續閱讀

浮華不實:瑪麗皇后 vs 馬卡龍

說到馬卡龍,我就會想到《凡賽爾拜金女》瑪麗・安東娃妮特(Marie Antoinette)– 即後來被砍頭的瑪麗皇后。

入口軟棉薄酥,馬卡龍又被稱為「少女酥胸」(image credit: sf.epochtimes.com)

馬卡龍說穿了就是夾心餅乾: 用蛋白、杏仁粉、白砂糖、糖霜做小圓餅,兩片餅乾中間夾有奶油混巧克力或水果的ganache 內陷。入口薄酥、軟綿,還帶著像軟糖般的甜蜜口感。首先迎味蕾襲來的是花果香氣,隨之第二口帶來杏仁香。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