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雞排也分國籍?當炸雞排遇上西班牙、波蘭、法國…

小資上班族也有小資上班族的樂趣。像我,每到中午便會利用午餐時間,發揮愛吃精神,努力挖掘公司附近好吃好喝的。最新發現是炸雞排 Schnitzi 三明治。雞排香酥多汁,搭配的醬料也相當夠味,最重要的是,每份三明治($12.50 )都足足有一英尺長(foot,指長度,超過一英尺為 feet)。喔,hold 不住的 foot-long 美食!

一英尺長三明治,炸雞萬歲!(image credit: Yelp/web)

店名 Schnitzi 來自schnitzel 的縮寫,裹上麵包粉,炸得金黃的肉片,肉可以是豬、牛或雞,只要不帶骨頭,都可以被稱為 schnitzel。此道菜來自德國,不過奧地利和許多東歐國家,也有自己的版本。

位於第六大道(Avenue of Americas)和 46 街的三明治店,以活動餐車的方式營業,除了簡單明瞭的把點菜內容簡化成三步驟,還推出法國、西班牙等多國風味,讓雞排,也很瘋狂。 繼續閱讀

法國麵包讓我成為 Happy Camper

法國麵包 la baguette 在法語有「魔法棒」的意思。說簡單,的確簡單,主要材料是小麥粉、酵母、鹽和水。說不簡單,也確實不那麼簡單。

法國麵包的好壞,在於外表、口感、味道。首先,麵包表面需呈現深金黃色,意味麵包經過烘烤,成功地焦糖化(carmaelized),添加風味。除此,麵包兼顧外脆,內柔軟。大大小小的空氣洞,讓麵包吃起來濕潤卻帶有嚼感。好的法國麵包雖然脆卻不會過硬,可以直接用手剝來吃。最後,麵包還要具備淡淡的小麥香甜。

我在我的英文博客寫道,禮拜六在農夫市場附近找到好吃的法國麵包,讓我整個人開心的像 “happy camper"(前往博客看文章)。心情好跟露營(camping)有什麼關係?

紐約下東城 Bread Bakery 的法國麵包 (image credit: http://www.nyhabit.com)

繼續閱讀

Like a Boss: 能吃漢堡者,為大老闆

吃漢堡跟大老闆有什麼關係?也沒什麼,就能吃罷了。

紐約世代廣場 Black Iron 漢堡/啤酒屋 (image credit: New York Magazine/Hannah Whitaker)

話說,今天一早打了一推電話,外加趕出一篇報導,整個精神狀態呈現透支。那時那刻,非常想大口咬下多汁漢堡。好漢堡,除了肉排所用的肉要好(三分、五分熟都可以的高檔牛肉),醬汁、蔬菜和各式配料譜出帶有豐富層次感的交響曲,最重要的,還要不能一口掌握。

爆漿、爆汁,十指黏搭搭的也無妨,快給我吃吧。 繼續閱讀

品起司紅酒:牛/羊/山羊 起司乳酪大集合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用菜刀也能掛急診便是其一。話說,為了慶祝蹺班成功的我,竟然在買起司時鬧了個笑話。

當時,來到起司專賣店的我受不了各式各樣起司的誘惑,原本已經丟了兩大塊起司入籃,卻在看到Petit Billy 軟質起司時,又貪心地決定再來一個 。不過想到自己只有一個人,不知道吃不吃得完… 沒頭沒腦地,我問店員:Do you think I can finish all three by myself?

除了問店員我吃不吃得完(對方也很莫名吧,心想:「我怎麼會知道,要看你愛吃起司的成度。」),還特地強調只有我一個人吃, “just myself”。其實一般店員應該會愉快地說,“Of course”(當然),輕鬆打發我,不過這名店員因為英文爛爛的,竟然很認真地聆聽,並且思考我無理頭的問題。稍想片刻,店員正色地問我:Do you have any friends?(妳有朋友嗎?)

想了想,我回答:I used to have friends when I lived in Manhattan, but now I am in Queens, so it’s a lot harder.(我以前住曼哈頓的時候,朋友很多。可是我現在搬到皇后城,朋友也較少聯絡。)

店員建議:Why don’t you invite your friends over to Queens? Then you guys can eat cheeses together.(妳可以邀你的朋友來皇后城,這樣你們可以一起吃起司。)

忽然意識到剛發生的問答有多愚蠢,我急急買了起司走人。奇怪,傷的是手指,為什麼腦袋也不靈光了?

買的起司 — 荷蘭的 Prima Donna 古達起司、西班牙的Manchego,和法國的 Petit Billy — 包含牛乳、羊乳和山羊乳,濃密度和香氣大不同,快來認識三大種類吧。

(image credit: chefjjs.com)

繼續閱讀

法式早安,深吻 Croque Madame

英文有個說法,“All X are not made equal”。X可以是任何東西,意思就是雖然看似一樣,可是本質上差很多。如果拿車來說,Toyota 跟 BMW 都有四輪、引擎,可是兩輛車就是不一樣。你可以如此建議要買車的朋友:“Hey, you can buy either, but all cars are not made equal” (你買哪輛車都可以,但是你要知道,不是只要是「車」都是一樣的)。

同樣是爛英文,也不是每種口音是平等的,“All accents are not made equal”。印度英文跟法國英文腔調,相比之下…

似乎只要跟法國巴黎搭上邊,就瞬間變得時尚,可愛。從服裝至香水、女人(Mireille Guiliano 寫過一本書,叫「法國女人不會胖」),甚至簡單的火腿起司三明治也因為搭了個法國名變得奢華美味。

From Burette, la croque madame (image credit: fancy.com)

From Burette, la croque madame (image credit: fancy.com)

紐約西村的 Buvette 是相當有人氣法國小 bistro。小小餐廳,位子不多,只有50個,比較適合兩個人,約會或與好友談心。價錢不便宜,圖片中的烤火腿起司三明治加蛋 $16,拿鐵 $6.50。不過散發慵懶小法國氣息的小餐館著實令人動心。

繼續閱讀

當白雪成 slushy 時,關於天氣跟聊天這事

在紐約,天氣變暖指的是氣溫從零下回升為“零上” 2 度。氣溫上升理所當然是個讓人開心的消息,可是對 Sherry 而言,氣溫回升的日子讓人厭煩,而且是非常。零下,至少白雪晶瑩。冷歸冷,放眼望去的白色風景,多少帶點夢幻,讓人心生嚮往。反之,零上的日子,白雪落地成不了雪,夾帶著城市本身的污濁,頓時成白雪變成髒兮兮的雪泥 :slush。

 

Slushy 0.2

照片攝於紐約東下城 Lower East Side Stuyvesant Town 公寓附近(2012 冬)

英文 Slush 這個名詞說的是融雪、雪泥。髒灰髒灰,半雪,半泥水。不小心踩到,還會弄髒鞋子、褲管。而形容詞 Slushy 形容這半融化狀態的處境。有一個可以簡單記憶的方法。有在半融化的雪泥水中走過路嗎?鞋子踩在雪上的聲音正是 slush slush 聲呦!

可想而知,slushy 日子穿衣外出很鬱悶。為了保護褲子不要弄髒,不是穿笨笨重重的高筒雨靴,就是穿土灰色的雪鞋,毫無造型可言。不過說到這,壞天氣倒是有個好處。那就是提供完美 small talk 的開場白。 繼續閱讀

原來搬家是… 紙箱二十

搬家,是把在紐約的一年又六個月的日子打包裝箱。

534 天。說短,卻足以令人戀眷離家第八個街口的牛角麵包、咖啡專賣店。說長,也還沒有以紐約為家的決心。正午 12 點搬家,那時,天空,飄著雪。莫名地心口一熱。有點感傷,卻又覺得特別清爽,有新開始的氣息。

不過要全新來過還是件麻煩事。雖然請了搬家公司幫忙,還是搬得昏頭昏腦,故有所悟:

不想說謊,可是… 箱子怎麼這麼多
搬家公司問東西多不多,回說不多,就一個行李箱、幾個紙箱、床、書桌/椅、小書櫃,不多不多。問題出在,整理起來,莫名其妙地多出很多「可能還會用到」的小東西。《王子復仇記》(Hamlet)裡的哈姆雷特不該問 “To be or not to be",而是 “To keep or not to keep“ (留?不留?)。

你,包括你的一切,就是紙箱
室友的家當(不包括大型傢俱、衣鞋)浩浩蕩蕩地裝了20箱。她說她是 Gracefully 超市蘋果紙箱,值:20。我是新鮮蔬果宅急便 Fresh Direct 紙箱,值:12。

(image credit: allaroundmovingcom)

當你發現,原來現有的生活是可以打包裝箱重新來過,你會有一點失落,卻也會為改變雀躍。當然,這是在你還沒打開紙箱前。

正因如此,有了第三定律。

繼續閱讀

浮華不實:瑪麗皇后 vs 馬卡龍

說到馬卡龍,我就會想到《凡賽爾拜金女》瑪麗・安東娃妮特(Marie Antoinette)– 即後來被砍頭的瑪麗皇后。

入口軟棉薄酥,馬卡龍又被稱為「少女酥胸」(image credit: sf.epochtimes.com)

馬卡龍說穿了就是夾心餅乾: 用蛋白、杏仁粉、白砂糖、糖霜做小圓餅,兩片餅乾中間夾有奶油混巧克力或水果的ganache 內陷。入口薄酥、軟綿,還帶著像軟糖般的甜蜜口感。首先迎味蕾襲來的是花果香氣,隨之第二口帶來杏仁香。 繼續閱讀

紐約也有正宗墨西哥菜,濃濃Puebla 家鄉味

身為加州人的我,每當想念墨西哥菜的時候,心中不免浮起「哎,心在南加,身在紐約」的不得已。之前為了重溫墨西哥菜的好滋味,遠征布朗克斯(The Bronx,從下東城坐地鐵,車程約一小時),殊不知,我家附近就有家高CP值的 Deli,除了賣正港墨西哥食材,還賣熟食。

Zaragoza, LES Deli

胖嘟嘟的墨西哥卷餅(Burrito/$8)用料一般,米飯、雞肉、豆子和生菜。不過老闆 Pompayo 相當可愛地用三種顏色的醬汁重現墨西哥國旗。 繼續閱讀

遺落年代 Coney Island 遊樂園

對我而言,Coney Island 白天是散發淡淡懷舊氣息的遊樂園,會讓人想吃根 Nathan’s Hot Dog 熱狗、棉花糖,坐旋轉木馬。晚上則是帶著迷炫七色霓虹光瘋狂世界,總覺得像在看馬戲團裡的 Freak Show,會跑出巨人、侏儒,甚至長鬍子的女人。

Coney Island (image credit: New York Times)

禮拜五下班約朋友一起前往 burlesque 表演秀。這種形態的脫衣秀帶點戲劇性、詼諧,同時頌揚各式各樣身型的女人 — 肥胖的女人,身材腳小的女人,屁股特別豐碩的女人等等。只要有自信,任何身材都可以很性感。

哈哈,當然我絕對不會公佈任何照片。堅決保密。

不過與資深主編聊起此事,他馬上跟我分享遊樂園的歷史並提起畫家 David Levine。Levine 除了是著名諷刺漫畫畫家(幫許多雜誌畫過許多政治人物漫畫)還是相當厲害的水彩畫畫家。他畫 Coney Island 的雲霄飛車,還畫人物。超棒,很有 feel。

嗯,帶點安靜的憂鬱之中,還有淡淡泛著黃。是記憶中某個夏天,某個片段的美好。

畫家 David Levine 在 Coney Island 沙灘 (image credit: boston.com)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