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騎士們,幫公主開個門吧!

生活在紐約的 Sherry,每天搭乘地鐵上下班過著忙碌小資女生活。

工作上,已在財經新聞圈打混有一年的我,漸漸對自己的職責迎刃有餘,不管是發電子郵件、打電話、採訪高級主管還是寫新聞稿,都能快狠準地高效率解決。至於生活這一部分,也因為長時間一個人生活,我學會自己解決很多事情,包括租屋、買菜煮飯,甚至調解負面情緒和面對不時襲來的寂寞。說實話,挺喜歡變得獨立的自己,與其成為等待王子拯救的公主,還不如自己動手比較快。

點閱連結閱讀:《紙袋公主有令:「跟廢柴男說Bye Bye」

大步,快速地朝目標前進,紐約這座城市讓人不得不強起來。不過適時的紳士舉動,還是讓我覺得擁有 chivalry(名詞,億:騎士精神)氣質的男士們,挺帥的!

(image credit: Web)

歐洲中世紀的騎士象徵勇敢、忠诚,每一位騎士都以騎士精神作為守則!(image credit: Web)

繼續閱讀

廣告

Late-20s 真情告白:真 X 媽的欠扁!

根據研究統計,人體內每天都有細胞隨著身體的新陳代謝淘汰更新。大人每天死去的細胞約 500~700億,而小孩子(八歲至十四歲)則是200~300 億。人體內每個細胞裡都有80億個蛋白質,每天有2~3%的蛋白質被汰換掉,接著食物經過消化吸收,又在體內合成新的蛋白質,如此不斷地汰舊換新。縱然絕大部份淘汰掉的細胞為表皮細胞、紅細胞/白細胞/血小板細胞,人體內大部份的細胞組織在一年內就可以完全更新一次,而全身细胞更新一遍需要七年。

也就是說七年後的你,不,一年後,甚至大前天的你,跟今天的你不同。隨著年齡增長,愛情細胞會不會死去?會不會漸漸感受不到浪漫激情糾結等澎湃請感呢?

不,Sherry 不這麼認為。至於昨天從舊金山回紐約的這趟飛機行之所以會對坐在旁邊位置的情侶感到如此火大,著實因為對方太太太白目⋯

姑娘我生氣啦!(image credit: Web)

繼續閱讀

Special 天兵報到:熱水、冷水,還能有什麼水?

前幾天跟好朋友見面,朋友提到她室友所鬧的笑話,讓 Sherry 驚訝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天兵」的人,並且感嘆對方 very special。台灣人形容一個人是天兵,說的是這個人非常呆,搞不清楚狀況。有時候犯的錯不按牌理出牌,讓人歎為觀止,並且納悶怎麼可以如此天然呆!

事情是這樣的:

朋友和其室友接到大樓管理員通知單,表示大樓因為修理水管關係,從早上 11 點至下午 3 點,沒有熱水也沒有冷水,並且請住戶不要開啟水龍頭。Hot and cold water will not be availabe from 11am to 3pm. Please so not turn on the faucet. 

相信大家如果接到同樣的通知,所得到的結論就是:「喔,大樓明天停水」,同時,也會安排明天做事情流程(如:刷牙洗臉出門),把做事情的時間安排好,盡量避開大樓停水的這段時間,才不會因此造成自己的不方便。

第二天,朋友起了個大早,刷洗完畢,還貼心地幫還在睡覺的室友另外裝一杯水。中午左右,室友起床進浴室刷洗。朋友持續聽到水龍頭開開關關聲音(當然沒有水跑出來),便走到浴室門口提醒室友道:「妳忘了今天大樓停水,現在沒有水可以用嗎?」

拜託,也太搞了吧…(image credit: Web/http://funny-pics-fun.com)

室友回:

我知道啊。可是紙上說的是沒有熱水(hot water)和冷水(cold water)!

繼續閱讀

放假萬歲,持續 Off 狀態大放鬆!

上週才去佛羅里達洲的邁阿密海灘出差,週五回來上班一天,隨之又遇上馬丁・路德・金紀念日(Martin Luther King Jr. Day 週一放假),讓這個週末變成休假三天的 long weekend。從天而降的假日,這多出恰恰好那麼多一天的悠哉,讓 Sherry 不免竊喜自己的好運氣。沒錯,I’m off for the holiday!

開心度假去!放假的主旨是什麼?休息咩!(image credit: Web/Probiotics Hub)

繼續閱讀

出走,是為了等待回來的美好:Until Next Time

2015年的最後,2016年的最初,貪心地給自己放了個長假,從東岸飛返西岸,跟親愛的家人過聖誕和新年。接近三個禮拜的休假,休得Sherry 骨頭、精神酥軟,一咪咪戰鬥力都不剩。一想到要回到紐約重返工作崗位,不,老實說,是連想都不想想。光是逼近零下的冷空氣,就讓我頻頻嘆氣哀嚎不斷,更別提重振腦細胞跟地產融資打交道。

不過長大就是這麼一回事。想大聲喊獨立自主,就要用行動做到自己能為自己負責。好,給自己愛的鼓勵:「加油!加油!加油!」回紐約再衝刺,希望下次的自己更好。"Until next time!"

July 2012/San Diego

攝於聖地亞哥/2012年七月

繼續閱讀

告病中:Tough 苦難人生快走開!

最近,Sherry 有點虛。頭痛、喉嚨痛、全身痠痛,外加鼻塞、流鼻水,我一個症狀都沒有少。我確定我感冒了。昏頭昏腦趕稿的滋味不好受,雖然努力安慰自己:

When the going gets tough the tough gets going

還是免不了抱怨霉運(tough)走太慢,拖拖拉拉讓人難受。哇,討厭,閃啦!

感冒了,快跟泰迪熊一起乖乖上床休息!(image credit: Web/Chris Ware)

繼續閱讀

小男孩好累:“唉,我好想當小 baby”

趁上班午休,我跑去公司旁邊的農夫市場走走。買菜其次,主要是想要讓眼睛休息,讓身心感受季節的變化。秋天是蘋果和根莖類植物的世界。大大小小的南瓜 — 深綠、艷橘、鮮黃等,更為市場增添色彩。逛著逛著,看到一群約五歲的小朋友,和老師們出遊參觀農夫市場。男孩女孩約十名左右,乖乖兩個兩個一組手牽手跟在老師後頭。我心想:「哇,好可愛喔!我也想當小孩子,每天沒有煩惱,不上班… 」

此想法還未想個完全,便聽到一個小男孩對老師說:

I wish I am a baby!(我真希望我是個小 Baby!)

大人們,我好累!(image credit: Web/correctionalnurse.com)

老師(跟我一樣不可思議,口氣帶些遲疑/好笑)問小男孩為什麼想當小 Baby,小男孩阿莎力地回:

Because if I am a baby I can sleep all day.(如果我是小 Baby 我就可以天天睡覺。)

哇咧,蝦米!小男孩,對不起,姊姊小看你五歲世界的複雜和壓力!

繼續閱讀

約會也來驚人大反差:Paradox

從地鐵走出來,回家的路上,聽到一男一女的對話。從女生提出的問題(是作家嗎?不是,我是研究生,專攻美國二十世紀文學),和說話的語氣(略帶崇拜,語調充滿興奮,不管男生說什麼,女生都會驚呼:噢,那太棒了!),都可以大概猜出兩個人認識不久,戀情處於未/稍稍萌芽的階段。你知道的,初期那種不管對方說什麼都好有趣、迷人,整個人閃閃發亮散發出聰明光彩。

男生跟女生說自己主要鑽研短篇小說 short stories(哇,好厲害!),接著問女生有沒有聽過去年發表的某篇短篇小說(我沒聽清楚名字,英文字母 D 開頭),結果那女生十分熱情地回答:

Yes, I did not know about that story!

噴飯!那女生Yes 那麼大聲我還以為她知道,結果她 Yes 竟然是 Yes不知道。搞了半天竟然是Paradox!

第一次約會… (image credit: Web/http://news.com.au)

繼續閱讀

不會吧?為工作失心瘋,我是 workaholic

「轟隆」一聲巨響。耳際還在消化雷聲餘震,眼睛便被那隨雷聲前來的閃電劈開。

睡眼朦朧,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我,誤把閃電的餘光當成天亮的徵兆。我想:「咦,天亮了嗎?」數秒後,意識到不是天亮,而是暴風雨,我當下馬上跳起來,關起窗戶。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想法竟然是:「天,我怎麼去上班?」

你也是工作狂嗎?(image credit: BBC/http://bbci.co.uk)

結果是我多想。暴風雨凌晨發洩完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豔陽大好天。雖然當天跟一名律師有約(採訪需要),還是對自己當下的第一反應很訝異。怎麼頭一個念頭竟然跟工作有關,難道我變成了工作狂 — workaholic? 繼續閱讀

搔搔搔,搔癢也能 scratch 出錢?

財經記者最鬱悶的是什麼?當然是沒有錢。雖然「做採訪」的,和「被採訪」的雙方,做的事都跟錢有關,但是被採訪的那一方,薪水往往是小小財經記者的雙倍。有時,難免感嘆:唉,為什麼寫的都是別人怎麼賺錢、賺多少錢?

哈哈,其實也還好,過得去啦。不過說到錢不夠,需要東湊西湊才湊出所需要的數目時,可以這樣說:

I had to work two part-time jobs to scratch together the money for my new watch.(我必須打兩份工才湊買我新手錶的錢。)

錢錢錢,"Hello Mr. Money" (image credit: Sutterstock/Neatorama.com)

Scratch + up/together,有辛苦湊出來的意思,一般口語上說的是錢。除了 scratch(動詞,意:抓、搔),也可以用 scrape (動詞,意:刮乾淨)替換。 繼續閱讀